[百廿浙图 嘉惠书藏:浙图与名人故事之蔡元培与浙江图书馆]

百廿浙图 嘉惠书藏:浙图与名人故事之蔡元培与浙江图书馆

蔡元培 (1868—1940) , 字鹤卿、孑民, 号鹤庼。浙江绍兴人。民主主义革命家、思想家、教育家。被誉为“现代知识界的杰出前驱”。蔡先生终身贯穿对图书和图书馆的挚爱,高度推重图书馆的教育功用, 为办妥我国各类图书馆殚精力竭, 卓著勋劳。《蔡元培全集》论及图书馆的, 稀有十篇之多。1927年夏, 先生亲笔手书关于浙江建造提案中就有“扩大省立图书馆”。1931年3月,得力于汤寿潜之捐款,浙江图书馆大学路总馆竣工,蔡元培亲笔题写浙江图书馆馆名。▲蔡元培提写馆名的浙江图书馆扩大保藏 体恤民意1930年12月9日,蔡元培先生就浙江图书馆保藏单不庵遗书一事,分别给马叙伦、沈士远、胡适、马衡四位先生写信,提及他收到浙江教育厅长陈布雷先生的来信,奉告他单不庵先生遗书共五十三箱已于本年五月间存入省立图书馆。馆长应开具收据,交原代理人潘尊行君收执。并写信做对应回复等内容。期望收到信的先生能依照来信的要求处理此项捐书事宜。考虑到单不庵先生家人在捐书后“家境反常困难”,1931年6月10日,蔡元培先生又给浙江图书馆杨立诚馆长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说到他已知悉浙江省立图书馆已将萧山单不庵先生遗书收入保藏,但一起他亦收到单不庵先生夫人的来信,期望他能传达浙江省立图书馆答应的原一千五百元的书价能否进步到二千元。这原本应是图书馆自行评价定价的,但考虑到单夫人家境困难,遗书书价将作为他们保持日子的来历,若单先生所捐遗书品相尚可,杨馆长酌量是否能稍微进步书价,帮忙单先生遗孀渡过难关。原本捐书一事现已完结,可是先生为单先生遗孀一事,特意写信与杨立诚馆长商议,由此可见先生的高风亮节。▲蔡元培致浙江图书馆亲笔函(1944.9.26)仗义直言 维护书版1931年12月2号,蔡元培先生了解到南浔嘉业堂藏书楼主刘承幹在运送刻印古籍过程中遇到困难,特意写信给其时的财政部长宋子文。信中提及刘承幹作为我国图书馆学会的会员,平常校勘各种国学书本,只要是公共图书馆或许私家图书馆来信搜集书本,他都助人为乐,为书本流转和文化交流奉献甚多。上个月,刘承幹交由北平文楷斋承刻的《晋书斠注》、《旧五代史》两种书版共三十箱要通过济通转运公司运抵上海。但这些书版在通过天津时,被海关税务司拘留,要依照古董的规范交纳印花税等约一千两百元。蔡先生着重新刻书版和古董性质不同,刘承幹也不是牟利的书商,期望宋子文能奉告相关单位,让这些书版能免税通行。新我国建立之后,刘承幹先生将藏书楼连同剩下图书十一万册,杂志三千册,自刻书两万册尽数赠予浙江图书馆,这也验证了蔡先生知人之明,也成果了蔡刘二人之间的一段美谈。▲蔡元培复杨立诚馆长函(1931.4.4)推广阅读 大力襄助1931年2月19日,蔡元培先生从浙江省立图书馆长杨立诚得悉浙江省立图书馆正在推广读书运动,安排了读书储蓄会、妇女读书会、儿童读书会等读书运动集体,可是缺少专家辅导,所以他写信给中央研讨院各研讨所长、组主任,期望研讨所能有专家作为声誉辅导,推动读书运动。蔡先生期望中央研讨院各研讨所长、组主任能够安排专人帮忙这些安排,编撰相关阅读次序,并供给各类可供参考的书单。同年4月,蔡先生回复省立图书馆杨馆长,奉告他现已将省立图书馆要求帮忙读书运动的恳求奉告了中央研讨院,并已写信奉告各系主任担任阅读辅导。各研讨所也活跃回应,纷纷表明乐意推动读书运动。蔡先生还细心收集齐各研讨所回信寄给杨馆,而且叮咛他,假如有需求直接和研讨所联络就好了。▲蔡元培致中央研讨院各研讨所所长、组主任函(1931.2.19)书以致用 不用扃藏蔡元培先生终身都在爱书,读书,教学,著书,建议国民广泛使用图书馆,进步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完成富国强民。1934年9月1日浙江省立图书馆写信问询蔡先生寄存在省立图书馆的31箱图书是否能够捐献给图书馆以作为永久保藏。蔡先生接到信后,于当月22日回信表明,这些图书是弟弟的遗物,弟媳表明过段时间需求体会,并不计划捐献。可是蔡先生在信中也提及扩大保藏不用拘泥于方式。假如省立图书馆有需求,能够在这些图书保存期间,把这些图书书目列入馆里总目录里,供民众预览。来历:浙江图书馆修改:刘海波 付鑫鑫责任修改:蒋萍